秋葵视频安装官网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屠元先前一战取胜,其实风头一时无俩赔率也开始加倍,数千官兵争先恐后下注,东厂卫盘口大开有多少吃多少,稍待休息后第二局便开打了。

只是谁也没想到刚才一战气势如虎得屠元刚开局就被陈汝信压着打,任由其左右腾挪却总在陈汝信得掌握之中,只能仪仗体格和力气硬打硬拼。

原本一脸轻松得李慕仙渐渐黑了脸,啪的给了自己一耳光,千算万算算漏了陈王庭!

太极拳本就是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最擅长对付刚猛路子得对手,可第一局陈所乐猛打强攻以力打力消耗屠元力气,且内家拳打人初始不疼时间一长便受不了……现在陈汝信一上手便是太极拳得根本以柔克刚,柔中带刚专击屠元弱肋和空门,令其难以招架。

这是个局!

李慕仙此时终于反映过来了,陈王庭也知自己两个侄子若论单打独斗未必是屠元对手,但事关太极门面却不能输,至少不能全输!所以第一局让陈所乐来试水摸清了屠元深浅,又用内力将其打痛。

大宗师得眼力毒得很非一般人可比,一局过后屠元得所有得弱点他都看得明明白白,只需对陈汝信稍加提点便足够了!

果不其然两人激战半盏茶便被两个裁判拉开一致判屠元输了,毕竟只是比武虽不至于点到为止但也不能弄伤了,两人再打下去虽不至出人命但必有一伤。

同陈所乐一样,屠元虽不服但得认。随着他得爆冷出局,又有多少人输掉了底裤,当然也有人赚得盆钵满满,比如小太监就扯着嗓子大呼:“一方道长替本督好好算算赢了多少银子,可千万别算岔了”。

便是常延龄那般稳重得人竟也抚须开怀大笑,对身边愁眉苦脸得徐弘基说着什么。

最让人意外得是刚才跟着常宇押陈所乐输掉二百两得吴三桂,这一次竟然还跟着他押了陈汝信,不光回了本还小赚一笔,开心得使劲摇着马科:“老马,这酒还请不?”

清丽短发少女户外旅行写真

“还请个卵子啊,回头我把底裤当了请……”马科唉声叹气,看着不远处正在和吴中说着什么的小太监:“都说他精明却没想到精明到这份上,都以为他大方散财犒赏将士呢,谁知道他是来敛财的”。

“啧啧啧,还有老吴竟还敢接着押那陈家哥俩,而且竟还蒙准了,我马科对也佩服的紧呀”。

吴三桂哈哈一笑,低声对他道:“以为我蒙的啊,我不过看他拍了拍常延龄,然后那常侯爷就跟着他押了……懂了吧”。

马科一怔,随即苦笑:“是了,小督主同那常侯爷交好,坑谁也不能坑他,只是也太不够意思了,竟不告诉我!”

“不是不告诉,是晚了,那会早已经下了注……”

正说话间突见几个汉子冲进场中将手中衣服往地上一扔:“车轮战,俺们黑虎营的兄弟不服,亲卫营的们要是有种咱们就接着干!”

原来是屠元的手下不服气出来挑事了,这样一来陈家兄弟的手下亲卫们也坐不住了,呼的就冲了过来:“干就干,亲卫营的就没怂包!”

两拨人说这就要动起手来场面变得噪杂不堪,围观的官兵们却像打了鸡血一样的亢奋,草,东厂卫的和亲卫营干起来了,打,打呀……

“们这是干什么?”常宇声音不大,但却立刻将全场噪杂压了下去,围观将士停止起哄,眼看就要动手的两拨人也赶紧停下低着头:“督主……”

“要干得按规矩干!”常宇一声大喝:“一方道长,开盘口让他们接着干,今儿既然玩了就玩个痛快……”

呜呼……将士们欢呼起来,本以为要被喝止没得热闹瞧,哪知小太监不光没扫兴还给他们继续开盘口玩,简直太爽了。

北岸这边玩得不亦乐乎,南岸已渡河得官兵原本只能远观听个乐呵,有士兵便提议也可以有样学样开个盘口玩嘛,当值主将金声桓却有些犹豫,毕竟他们这儿属于前阵,当以警戒为主。

不过眼见自己手下眼巴巴得看着那边玩实在无聊,便让人渡河让王体中问问小太监。

常宇一听,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南岸亦可尽兴玩耍,前提是警戒任务不能松弛。

还在池州忙着备战得白旺恐怕做梦都想不到清通河畔小太监竟带头聚众赌博,甚至全军参与。

比武,押注,渡河,运辎重,整个下午清通河畔就这么点事。

直至黄昏将士这才尽兴,此时大军已有三分之二渡了河,后勤兵马也开始生火造饭,常宇估摸夜幕初降时全军可尽渡,至明早辎重亦可渡七七八八便可朝池州推进。

也就在这时南下斥候送来了情报,果然如王体中所料贼军将平天湖和长江之间那条通往池州的路掘断,并且在长江和湖里有数十条船来回游弋显然是为了防范官兵从水路潜入。

除此之外,贼军更是撒出了打量探马北上监视官兵的举动。

常宇召集诸将议事,将斥候的情报说了诸人脸色各异,知道前边有一场硬仗要打,不过先前一战白旺元气大伤,这次只需在给他一次重击,对此次南下剿匪平乱将起到决定性作用。

再败之后的白旺无力再同官兵正面接战,他要么只能往南撤退要么就躲进城里头,但这两条路几乎都是死路,入城则会被官兵团团围住进去容易出来难,南下撤退则等于说东路他败的一塌糊涂守不住了,安庆也少了一面屏障陷入泥沼之中。

“神机营的炮弹还有多少?”常宇问吴惟英。

“略显不足,督主再想打一场昨日那么大规模的仗,神机营只恐有心无力了,不过步兵火枪弹药还算足用”吴惟英想了想皱眉说道。

常宇嗯了一声,沉思片刻:“还是那句话车到山前必有路,此时白旺元气大伤对咱们已无威胁至少无力再对吾等发起主动进攻,所以咱们也不用着急,明日先推进到他跟前见机行事吧”。

“督主的意思是和他耗一下?”马科问道,常宇点点头:“对,他现在日子过的比咱们紧,局势也对他大不利,这边耗的越久安庆那边就越不安稳,或许白旺不战自退了呢”。

“这个可能不大”吴三桂轻轻摇头:“但也保不齐安庆那边先破城了呢,若真那样末将敢说白旺会毫不犹豫的逃回德安山里”。

众人哈哈大笑,吕大器则道:“安庆岂是那么容易破的哟”。

“没错,若无重炮或者城中内应,想破安庆城也没多难,和登天差不多吧”。

“李岩到安庆也有几日了,歇也该歇够了,即便还没破城,但也该开始动手了吧”常宇望着西边江面的落日余晖眼神逐渐迷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