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她s下载官网

杀死第九山的山主?

第九山的山主,可是林开的顶头上司啊!

而他的目标,居然是自己的上司!

在这封信的最下方,还有一个字,张。

张?

张是寄信人的姓?

林开的心中很是疑惑。

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葵的电话。

不久之后,电话接通,电话那边儿传来了葵冰冷的声音。

“喂?”

“是我,林开。”林开道。

“怎么又给我打电话?”葵的声音有些不悦。

植物园清纯美女柔弱无骨气质写真

林开做的是潜伏工作,但这已经是林开第二次给他打电话了。

“有人要杀啊!”林开道。

“想杀我的人多了去了。”葵说道。

听了葵的话之后,林开也是一阵无语。

“想杀的人,是一位大宗师!”林开又补充道。

“大宗师?”听到这三个字之后,葵的声音有些意外。

显然,大宗师这样的高手,就算是葵也不会不放在眼中。

“他叫什么名字?”葵冷声问道。

“程子雷。”林开如实回答道。

“程子雷?”

葵显然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他人呢?”葵问道。

林开回答道:“已经被我弄死了,我在他的乾坤袋之中发现了这封信,有人要他杀死!在信的下方,有一个字,张。”

“张?”

在听到这个张字之后,葵的音调都提高了许多。

显然,他是知道这个张字的。

电话那边儿,传来了葵倒吸冷气的声音。

当时,林开的心中十分好奇,葵居然也有害怕的人?这个张居然让葵这么紧张?

“这件事情,不要管了,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葵的声音传来。

林开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他问道:“这个张到底是谁啊?”

“不用问我,也不用知道,记住,不要向任何人提起这个张,他是惹不起的!”

说罢,葵便挂掉了电话。

林开看着自己的手机,也是一脸懵逼。

自己惹不起这个张?

但是,林开无奈一笑,将手机放到了一旁,躺在床上睡大觉了。

反正自己已经提醒过他了。

不久之后,林开便睡着了。

第二天,天色刚蒙蒙亮,林开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陈蕾儿打来的电话。

林开接起了电话。

“喂?”

“林开!千万不要回来林开!出大事儿了!”

从电话那边儿传来了陈蕾儿急促的语气。

听了她的话之后,林开有些疑惑,能出什么大事儿?

“怎么了?”

林开问道。

“还是陈飞宇!”

“前两天不是有个什么东西从天外砸下来了吗?”

“陈飞宇四处放消息,说从天上砸下来的东西,是拿走的!”

“可千万不要回来啊!现在整个江北的人都在找!”

听了她的话之后,林开的心中十分诧异。

陈飞宇怎么知道东西是自己拿走的?

“看我给发的照片!”

闻言,林开打开了手机,看了一眼陈蕾儿发的照片。

照片之中,林开站在红色的玛莎拉蒂旁,手里提着红色的袋子,还拿着一颗珠子在打量。

看到这张照片之后,林开当时便醒悟了。

原来是诬陷自己啊!

闻言,林开微微一笑。

“呵呵,证据找到了吗?”林开问道。

陈蕾儿一愣,随后回答道:“找到了啊!”

“发给我。”林开淡淡道。

“林开!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江北好多高手都在找呢!千万不要回江北了!”陈蕾儿焦急道。

林开仍旧淡淡说道:“把证据发给我,其它的事情,不用管了。”

说罢,林开便挂掉了电话。

不回江北?为什么不回去?

江北市还能有第二个大宗师?林开不相信。

当时,林开起床洗漱一番,便来到了餐厅吃了早餐。

不久之后,林开的手机便响了。

拿出手机一看,发现陈蕾儿已经把证据发到了林开的手机上。

陈蕾儿发来的,是一些照片。

照片之中,陈家保镖要么在运输毒品,要么在杀人,甚至还有陈百川和一位国外的黑帮老大交接的画面。

这才是真正的坑爹啊!把自己的老子都给坑了。

林开微微一笑,他收起了手机,既然有了证据,那么他做事儿,也不用畏手畏脚了。

接着,林开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给吴山一打了一个电话。

不久之后,电话就接通了。

“堂主,能向您借几个人吗?”

电话那边儿传来了吴山一诧异的声音:“借人?借几个人?”

“您手下的所有人!”

……

不久之后,林开便离开了程家,朝着江北市走去。

半个小时之后,林开便回到了江北市。

回到江北市之中,林开直接朝着公司走了过去,大摇大摆,丝毫不躲闪。

来到公司之后,所有人看向林开的眼神,都怪怪的。

那眼神,仿佛不是看到了一个人,而是看到了一个怪物一般。

林开的嘴角,带着轻蔑的笑容,他直接上了电梯,朝着陈蕾儿的办公室走去。

不久之后,林开直接推开了陈蕾儿的大门。

而陈蕾儿在看到林开之后,当时就愣住了。

“林开?”

陈蕾儿站了起来,她秀眉一皱,娇怒道:“不是不让回来吗?”

“陈飞宇的人在到处找!”

林开直接躺在了沙发上,并且翘起了二郎腿,道:“找就找呗。”

“不做亏心事儿,不怕鬼敲门啊!”

听了林开的话之后,陈蕾儿被气得一跺脚。

“林开!糊涂啊!这是陈飞宇的阴谋啊!”

“现在陈飞宇肯定已经收到回公司的消息了!”

“到时候,整个江北的高手都会找!都会找要宝贝啊!要是拿不出宝贝,知道的下场是什么吗?是死啊!”

听了陈蕾儿的话之后,林开颇为玩味的看向了陈蕾儿。

“这么关心我?”

林开突然站了起来,逼近陈蕾儿。

而陈蕾儿抬头看向了林开,步步后退。

“……干嘛?”

“我干嘛?”

林开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坏笑:“我非亲非故,这么关心我干嘛?”

林开直接把陈蕾儿逼到了墙角处,而林开的鼻子距离陈蕾儿的额头只有几厘米近。

陈蕾儿被林开如此强势的逼近,当时心中也宛如小鹿乱撞一般。

“我……我只不过是不愿意死在这里而已!”

“毕竟是我的私人保镖啊!死了,我还得赔钱呢!”

“要死,也死到江北外边儿啊!这样就跟我没有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