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辣椒app色斑官网

“天……天狼师兄,我听紫瞳师姐说,你要炼制地命血骨丹是吗?”景夕言站在一旁怯生生的问道。

这位娇羞的女孩一身翠绿色的衣裙,配上精致的五官,给人一种清新脱俗之感。

“不错,我的一个伙伴出了些意外,肉身被打碎了,我要炼制地命血骨丹给他重塑体魄。”

虽然不怎么喜欢她的哥哥景龙,但天狼对眼前这个羞涩的女孩却生不起恶感来。

“这这可是七品丹药喔,我听师父说,地命血骨丹还是七品之中最难炼制的几种丹药之一,师兄这么年轻就可以炼制,好厉害呀!”

虽然这话听着夸张,但是天狼却知道景夕言说的是真心话,一个十几岁女孩的神识波动还逃不过他的魂眼。

“夕言师妹,你是不是想观摩师兄炼丹啊?”

天狼知道小姑娘面皮薄,不好意思说出来,就直接替她说了。

“嗯……”

景夕言低着头,小手拼命的揉捏着衣角,宛若做错事的小女孩一般,不敢看天狼的眼睛。

“我当什么大不了的事呢,随便观摩,没事的,在东域的时候,看过我炼丹的人数以万计!”天狼看着这个拘谨的小女孩,微笑着说道。

当年在东域参加丹师联盟大比的时候,确实很多人看过他炼丹。

无辜眼神惹人爱

不过看归看,能够看穿他的炼丹手法的人却没有几个,想要复制他的方法,更是不可能,因为他们没有混沌本源,神力还未必有他强大。

“真……真的?”

景夕言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天狼,觉得这个师兄也太好说话了点。

她有这种反应也很正常,因为每一位丹师都有自己的秘密,其中牵扯到丹师的传承和一些独门的炼丹手法。

一般丹师炼丹的时候,是不愿意让人在一旁观摩的,就算是师徒,没有得到师父的允许,徒弟也不能随意观摩师父炼丹,否则就会被视为大逆不道。

“夕言,你太较真了,这家伙跟联盟里的那些老古董可不一样,他根本就不担心别人偷师。记得在东域大比的时候,他还特意给那些竞争对手讲解炼丹心得呢!”

紫瞳搂了一下景夕言的肩膀说道,除了天狼之外,景夕言应该算是紫瞳唯一的朋友了。

“天狼师兄真是豁达,那师妹就厚颜在一旁观摩了!”

听完紫瞳的话语,景夕言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她知道紫瞳师姐是绝对不会骗她的。

因为在丹师联盟,她们两人都是彼此唯一的朋友,平日里无话不谈。

因为拜了妙音为师,景夕言在家里的位置非常的特殊,但就是因为站得太高,她性格又有点怯弱,这才导致了她没有什么知心朋友。

天狼来到竹林边上,寻找到一片空旷的地方盘坐了下来,感受着竹林中那种清新的气息,他整个身心都放松了下来。

而景夕言则来到了他的旁边,乖巧的坐了下来,准备观摩这位传说中很厉害的师兄炼丹。

调整好状态之后,天狼将一株株的灵药排开,正当他准备祭出丹炉之际,紫瞳却冲了过来。

“慢着!”

只见她娇喝一声,闪身来到天狼的面前,双手叉腰,一副要搞事情的模样。

天狼眉头一皱,不知道这妞又想干嘛!然而抬头一看,差点一口老血给喷了出来。

因为他盘坐在地上,抬头看到的是两条浑圆而修长,泛着荧光的大白腿,紫瞳那随风飘起来的裙摆根本遮挡不住,他那刚平复下来的心境瞬间就被轰的稀碎。

“紫瞳大美女?你这是要闹哪出啊,你不知道你这双腿杀伤力很强的吗?”

天狼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眼睛又忍不住瞄了她那白皙的大长腿几眼。

“你……”

感受到天狼那灼热的目光从自己的双腿扫过,紫瞳的脸颊瞬间就蒙上了一层红晕,惊得她猛的跳开,躲到了景夕言的身后。

“你你你……你不是有两株地命血骨参吗?我也想炼丹!”她从景夕言的身后探出一个脑袋,脸蛋已经红得快滴出血来了。

“哟,输了这么多次还不长记性啊,还想跟我再比一次?”天狼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笑嘻嘻的说道。

“是又怎么样?之前我们炼制的又不是同一种丹药,根本就看不出高低,这次我要跟你堂堂正正的比一次!”

说到了炼丹,紫瞳瞬间就从女儿的娇羞状态中挣脱了出来,一脸不服气的看着天狼。

不过看她那稍微躲闪的目光,就可以看出她的内心其实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平静。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夕言师妹,这次就由你来当裁判!”天狼看向景夕言说道。

“我我我?好好啊!”

景夕言压根就想不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在她的眼中,紫瞳师姐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丹师了。

因为在这之前。夕言和她的师父妙音都曾观摩过紫瞳炼丹,被她那堪称艺术的炼丹技艺所折服,甚至妙音都表示她年轻时比不上紫瞳。

因为紫瞳那先天的体质让景夕言和妙音都倍感无力,她生下来就是为了炼丹而存在的。

但紫瞳却说她还不是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因为在东域有一个可恶的妖孽,在丹道之上屡次打败了她。

景夕言一直都觉得她的这位师姐是在故作谦逊,但现在看到她对待这位师兄的态度,她就开始动摇了。

难道这位天狼师兄在丹道之上的天赋,真的能够比肩为炼丹而生的紫瞳师姐?

“那就开始吧!”

紫瞳决定了之后,也不再矜持,直接从天狼的灵药堆里将那株地命血骨参给夺走了。

退开一段距离之后,紫瞳将一个小香炉拿了出来,点燃了里面的凝神香,开始调整状态。

炼丹对于紫瞳来说,其实和吃饭喝水没什么区别,平日里与联盟的长老们比拼炼丹,她从来都是随手拈来,根本不用调整状态。

但是面对天狼,她却不敢托大,因为这个世界上除了她的师父之外,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这位师弟的可怕了。

天狼运转大梦仙决和星空体,引导竹林的那独特的气息在体内运转了数个周天之后,心境再次回到了心如止水的状态。

他心念一动,一尊紫莹莹的圆鼎从他的丹田之内飞了出来。

混沌仙鼎宛若一个拥有生命的生灵一般,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看起来似乎非常的高兴。

天狼睁开双眼,混沌仙鼎的鼎盖自动掀开,他左手食指一勾,地命血骨参最先飞了进去。

随后,一簇黑火从鼎内燃起,化作一条黑龙,瞬间就将地命血骨参卷了进去。

其实地命血骨丹之所以难以炼制,主要有两大原因,一个就是地命血骨参的精华萃取非常的艰难。

这种灵药非常的特殊,丹火的温度不够,根本无法将杂质从灵药中分离出来。

火势太猛又容易破坏灵药的精华,让一株价值连城的血骨参化为焦炭,所以地命血骨参的熬炼非常考究丹师对火候的掌控。

第二个就是融丹,要将数十种辅药的精华融入地命血骨参的精华当中。

这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毕竟七品灵药的庞大能量可不是说笑的,而且血骨参的能量还特别狂暴,稍有不慎就会引起炸炉,一旦炸炉很可能连丹师都被炸得尸骨无存。

紫瞳这边,跟在她身边的那只火红色的小鸟飞了出来,在它主人的头顶上盘旋着,时不时的往丹炉中喷出一口火焰助长火势。

其实紫瞳也掌握有自己的火焰,小火鸟不过是从外部协助罢了,若是在平时,她是不会让小火鸟出手的,但是这次的对手不一样,她必须力以赴。

因为这是她一雪前耻的好机会,否则以后她将永远被天狼踩在脚下,那种感觉想想都让她抓狂!

不过,开始炼丹之后的天狼就已经进入了空明的状态,周围一切的吵杂都被他摒弃在外了。

此刻在他的眼中,只有在魔火种翻滚的地命血骨参。

虽然天狼不像那些老家伙们那般,整日待在丹师联盟里精研炼丹之术,但是他的炼丹技艺却从来没有落下。

因为他的神力一直都在增长,而丹师的炼丹技艺跟神力又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半个时辰后,在天狼浑厚的神力和魔火的配合之下,地命血骨参的药渣终于被剔除了出来,一团红如血精的灵药精华悬浮在他的眼前。

以此同时,紫瞳这边也已经完成了地命血骨参灵药精华的萃取,几乎与天狼同步,不过二人却没有看对方一眼。

但作为旁观者的景夕言却已经被震撼得目瞪口呆了,这真的是师父说的七品灵药中最难萃取的地命血骨参吗?

为什么感觉在师兄师姐的手中宛若儿戏一般,而且看那灵药精华的色泽,这简直是十成纯度啊,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时候,两人已经开始萃取辅药的精华了,无论是天狼还是紫瞳,他们的双手都像是两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双手的动作充满了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