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短视频app怎么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常宇在城中设宴为吴惟英接风并庆功,这边还没上菜便闻常延龄率主力已至城北十里连忙出城去迎,这让徐弘基等人很是不解,啥力都没出的人竟还能让小太监亲迎?

若是一般人常宇自不会去迎,但常延龄不一样啊,那可是他叔公啊,先不管真真假假这表面功夫要作足何况他对常延龄高风亮节的人品钦佩的很,在当朝勋贵里那是极为罕见的。

见常宇亲迎城外,常延龄也是倍感有面子对这个位居高位用兵如神的常家子侄是愈发喜爱,回城路上两人并肩而行说着铜陵这边战事甚是亲密引得后边赵之龙和朱国弼眼羡不已。

常延龄所率的南京城兵马约一万五,虽未参与战事但长途跋涉从南京走到这里也是力疲,但因铜陵城太小不容不下数万兵马,便让其在城西北的江边天井湖畔扎营。

众人入城赴宴见了面少不得一阵寒暄客套,吴三桂和马科更是成为焦点,赵之龙等人放下身段与其热聊套近乎,毕竟二人无论在朝中还是军中都是威名赫赫,当然他们对降将王体中也保持了表面上的客气,总得来说一片祥和。

因白日无战事,为了不扫兴常宇特批可少饮酒令诸将大喜不已,毕竟这年头酒才是最重要的精神食粮,席间众人或说笑或议近日战事热闹非凡,而最为开心的当为常宇了。

数日前白旺扼守天险要道陈兵设阻,让他头疼不已,眼下要兵有兵要炮有炮只待将士稍作休整后边可发动总攻朝池州推进,自是展眉欢笑,起身以茶代酒:“预祝诸位杀敌建功生擒白旺!”

诸将举杯共饮,乘着酒兴朱国弼豪言:“吾等有数万大军磨刀霍霍又有神机营火炮相助,此时不若杀将过去,何必又让那白贼平白多活几日”众人多附和看向常宇。

常宇还没开口吴三桂则摇头:“不可,吾等兵马昨夜受其袭扰一夜未眠精神不振加之刚刚出城邀战这一番折腾士兵疲惫士气低迷,而吴侯爷所率神机营一日夜急行两百里舟车劳顿同样疲惫,更不用提常侯爷所率大军仅靠两条腿一路奔袭而来了,这时出战打不出平日三成战力,即便靠着人多势众也未必占到便宜”。

朱国弼顿感脸上一红,却也无可反驳,毕竟论行军打仗他比吴三桂差的不是以星半点,甚连车尾灯都看不见的那种。

“贼军接连袭扰两日,不知瞧了咱们这阵势今晚还敢不敢来了”赵之龙瞧见朱国弼的尴尬赶紧岔开话题,果真引得众人议论不绝,马科很肯定的说:“必如约而至!”

素颜美女夏日野外特写

“马总兵何以如此肯定”赵之龙问道,马科则笑了笑:“直觉”。

直觉有时候就是一种经验之谈,无法解释,就连常宇也点头:“本督也觉得贼军今晚还会来”。

“那今晚他若还敢再来,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吴惟英嘿嘿一笑,常宇拱手道:“今晚那可就劳烦吴侯爷了”吴惟英还礼:“不知今晚哪位城上当值?”

“在下当值”吴三桂赶紧道:“吴侯爷若是不早睡便来城上咱们看看夜景聊聊天”,吴惟英哈哈一笑:“那敢情好,正好也和贼人亲近亲近”。

“既然有好戏那吾等也上城去瞧个热闹去”赵之龙和朱国弼也凑上来说道,吴三桂表示欢迎,倒是徐弘基苦笑摇头,这俩傻缺,当真是不知道城上的危险,箭来石往的一个不慎就去见阎王了,俩还想去瞧热闹。

诸人连吃带喝加上商议军情,这顿饭吃了足足一个多时辰,常延龄和吴惟英等人连夜赶路加上喝了点酒身子乏便回房休息去了,吴三桂等人则有的去城上巡查有的去街上或军营犒军,衙门里又只剩常宇和李慕仙在院里凉亭下摆棋厮杀。

“督主大人觉得李岩几日可破安庆城?”李慕仙举旗淡淡问道,常宇略微想了一下:“若有火炮加持,大军围城硬攻之下七日内可下,只是他那边没有重炮仅靠人命填坑的话时日就要长了些,当然不排除有其他意外可能”。

“督主所言的意外可能莫不是和咱们这边有关?”李慕仙微微一笑,常宇也不否认:“咱们若擒杀了白旺,那安庆守将或许会投降”。

“但若李岩攻不下来,那贼将又死守不降呢?”李慕仙又问。

“那就围他几个月,让他从内自个儿垮掉!”常宇哼了一声,随即挥挥手:“那边又李岩坐镇成与不成都吃不了什么大亏,咱们还是顾好自个儿吧”。

“咱们这边不是已经敲定待将士修整几日便发动进攻么,有神机营的火炮压制数万大军杀进去那白旺即便占尽地利之便也难挡吾等,督主何忧之有”。

“是么?”常宇嘿了一声:“当真以为白旺那么好打,前几日咱们刚至他就能当机立断撤走围城大军退守要道便可知其实个杀伐果断之人,又能在极短的时间利用地形筑建工事,其军事才能不可小觑,这样的对手必有后手,眼前只看到咱们援兵来了,怎知他援兵没到,他能瞧见咱们的,可是咱们瞧不见他们的,但瞧不见不代表没来啊”。

“说来说去,督主大人就是想说这是一场恶战一场残酷的血战对吧!”李慕仙笑了,常宇侧头问道:“难道不是么?”

“是,但咱们在北边同贼军同鞑子哪一场不是恶战!”李慕仙看着常宇:“怎么督主大人这次南下后,好像突然间变得慈悲为怀了呢”。

常宇大笑:“或许是本督久未上阵杀敌了心变软了”。

夜幕初降,铜陵城内城上都已做足了准备,有了前车之鉴城中组建了一支救火队专门来应付贼军的火弹袭击,神机营更是在城上架起百余门虎蹲炮只待贼军一来便轰他个人仰马翻。

城头上很是热闹,主要是来瞧热闹的人多,吴三桂今天当值,马科来陪同,吕大器是常客,赵之龙,常延龄以及朱国弼来开眼界瞧个新鲜,就连甚至城上危险但盛情难却的徐弘基也被推搡来了,当然有这么多大佬的场合王体中必须也得来凑热闹,可说除了常宇和李慕仙外,官兵这边的将领几乎都上了城头。

贼军也没让他们失望,亥时刚至便发兵前来,不过好像算准了官兵要在城头布置火炮,这次没有靠近只是在二里地外集结。

这让城头诸将有些意外有些失落更多的是疑惑,不靠近不进攻在那杵着干嘛?

事出反常必有妖,但妖在何处众人一时无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