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快手小视频

东京时间中午12点,上午两个小时比赛结束。

由于在开局之初,李襄屏突然下出一步他之前几乎从来不下的“分投”,这让上午的进程很慢。

也许是出于谨慎,当然也可能还收有其他想法,总之在上午的比赛中,大力兄显得小心翼翼,然没有以往“快枪手”的风采,在那步“分投”之后,他几乎每手棋都比李襄屏耗时更多。

因为古大力的慢,导致到中腹封盘时刻,棋盘上才有区区42枚棋子。

上午的比赛不仅手数少,在技术上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地方,简单的说:双方的每手棋几乎都无可指责,但与此同时,每手棋也看不到什么亮点。

今天没有新狗招,没有新飞刀,更没有华丽的手筋,宏大而精巧的构思,两人就那样貌似按部就班普普通通的进行着。

然而尽管如此,当这盘比赛进行到现在,不仅当事人古大力像换了一个人,他突然变得谨小慎微小心翼翼,所有关注这盘决赛的职业棋手同样在热议上午的进程。

这一切的一切,当然就是因为李襄屏的那步“分投”。

这种情况棋手其实是围棋界的常态。

甚至在整个人类围棋发展历史,这种现象都是常态。

要知道围棋这种游戏,因为它太难太复杂,对人类棋手来说根本就没有标准答案的,因此在职业棋手学习的时候,大家最关注的风向标是什么?

这种风向标一般有两个,一个是棋手们认为史上最强棋手,例如你认为吴清源强,你会学习他的棋,假如你认为道策最强,那你也可能以学习他的棋为主。

黑纱眼镜妹粉嫩姿态极其动人

这种自认为的“史上最强”因人而异,因此这个风向标并不固定。

然而在每个年代,另外一个风向标却相对固定:那就是每个年代的“当代最强”,无论时代怎么变换,只要你能够成为那个年代的“当代最强”,那他下出来的棋,一定会成为那个年代的风向标。

毫无疑问,李襄屏已经是整个职业棋坛公认的“当代最强”,甚至到了现在,已经有人在讨论他算不算是“史上最强”的问题。

这也就是因为李襄屏还太年轻,大家认为讨论这个问题还太早,这才没有让这个话题成为热点。

然而尽管如此,当他突然下出一步他自己之前从来不下的棋,甚至是他明确表示过反对的棋,引起职业围棋圈高度关注再正常不过:

李襄屏今天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突然下这分投?他是在这种下法中有什么新发现吗?还是他现在产生了新的想法,准备推翻自己以前的论调?

在东亚,在中日韩三个传统围棋强国,在看过上午的进程之后,现在有无数职业棋手在思考这个问题,或者在讨论这个问题。

甚至不仅在外界,就连李襄屏的外挂老施,他在中午休息时候都忍不住开口询问:

“咦,襄屏小友,今日却是怎的?你怎会突然下这步分投?”

“呵呵无它,我今日下此手,就想给中古棋中“九三分投”致敬也。”

李襄屏先和自己外挂开了一句玩笑——-

中古棋中的“九三分投”,就是“当代最强”引领围棋下法的明证,正是老施那一句“使敌之无大块及拆三之地,布局最醇”,才让“九三分投”在中古棋中地位特殊,如同标配一般的存在。

开过了玩笑后,李襄屏才接着说道:“定庵兄咱们也不是外人,那我就跟你实话实说,我今日之所以突然祭出此招,那纯属一时间的心血来潮,一时兴起而已,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很有下这步棋的冲动。”

“心血来潮?”

“要不然你以为呢?”李襄屏继续笑着说道:

“应该是一种比较奇妙的对局心理吧,当时你也看到了,对手飞快落下那个“小目单关守角”,并且下完之后,那家伙还冲我一笑,于是我当时就想,这家伙什么意思?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要是没做特别精心的准备,他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挑衅我吗?”

“呵呵,于是你决定避其锋芒,对手既然有备而来,于是你就另辟蹊径,不过襄屏小友,这虽然是很常见的对局心理,但却不是你的风格呀,你不是一直在强调职业棋手的三重境界吗,今天怎会突然避战?我不信,你是不是还有其他什么深意。”

李襄屏笑道:“哈哈定庵兄,你今日却是想多了,我刚才没说谎,我今日之所以用此招,九成原因就是当时的心血来潮,而剩下的那一层,如果你说算“深意”的话好像也算,我只是想尝试探索一下狗狗的边界而已。”

“狗狗的边界?”

“是的,定庵兄,”李襄屏对自己外挂解释道:

“你我二人现在当然都知道,狗狗是重来不用此招的,然而在这之前,咱们只是跟在狗狗后面亦步亦涉,因为狗狗不用,所以我们才不用,我们最多只是运用咱们人类的围棋理论,为狗狗不用此招找到一个理论解释而已,然而你要知道,理论是理论,实践是实践……”

“不错不错,襄屏小友此想法极好,弈道一途,实战确实是棋理永远无法代替,定庵懂你的意思了,你今日就是想用此局,探寻一下那机器为何不用此招的边界?”

“呵呵一成一成,如果高大上的深意真的是只有一成,更多还真就是当时的心血来潮而已,好了定庵兄不和你说了,时辰已到,咱们现在回对局室去。”

下午1点差2分,李襄屏重新回到了对局室,由于这样的“分投”他之前基本没下过,因此趁这最后的2分钟,李襄屏简单梳理一下接下来的比赛思路。

要梳理思路,那当然还是只能从棋理出发,而具体到今天这盘棋,李襄屏很自然就去想起狗狗为什么不用此招。

而对于这个问题,李襄屏很早就有考虑过,他和老施一致认为:狗狗之所以不下“见和”,那是因为这种“见和”的下法,很容易丧失主动权。

围棋中的“见合”,其实用很简单一句话就能高度概括:我在棋盘上选择一步棋,这步棋的特点,就是能在棋盘上留下两个好点,这样无论对手抢那个好点,必定给自己留下一个好点。

两个好点必得其一,这就是“见合”的精髓。

也正是因为这个“必得其一”的好处,让“见合”的思想在过去的人类围棋当中大行其道,从中古棋到日古棋,再从日古棋到现代围棋,这种思想深入人心,在围棋界大行其道。

但狗狗为什么基本不下“见合”呢?这就促使李襄屏必须深思这个问题了,后来他找到一个解释:他认为虽然是“两者必得其一”,然而你在“得”的时候,这个顺序却是有先有后。

也就说只要你下了“见合”的棋,那么接下来的选择主动权,你其实是交到对手手里了,永远都是让人家挑选来“先得”先得那个。

这种丧失主动权的下法,重来不为狗狗所喜。

尤其是在后世的网络对弈中,李襄屏见过太多人类棋手和狗狗交手,当人类祭出“见合”以为总能‘两个好点必得其一’的时候,可没想到狗狗们三下两下,它们总能在棋盘上营造出某些形势,让原本看上去完等价的好点变得不等价。

假如两个好点并不等价,那丧失主动权就很要命了,人家只要抢走那步价值更大的棋,你当时就要吃亏。

这应该就是狗狗不下“见合”的原因!

而李襄屏既然理解了这其中的棋理,他之所以今天还要下“见合”,那是他认为这样的棋理也可以反过来用:

既然破掉“见合”的关键,就在于营造形势把两个好点变得不等价,那么在接下来的实战当中,自己就重点预防这个。

只要古大力想营造这种形势,那么自己就努力破坏这种形式,一旦他完不成这个任务,那“见合”就依然能算是好棋。

以上就是李襄屏下这盘棋的基本思路。

他能够防得住吗?李襄屏自己心里完没底,毕竟像这样的下法,主动权完不在李襄屏一方,而这种纯防守的下法,从来就不是李襄屏的风格——-

前世作为冲段失败少年都不是这种风格,现在研习了这么长时间的狗招,那就更不是这种风格。

但自己就一定防不住吗?李襄屏认为也不见得。

毕竟像“见合”这样的下法,这并非传统意义上真正的坏棋和臭棋,怎么说呢,有点类似于人类常说的“趣向”,能不能把“趣向”变成坏棋不在于这步棋本身,而在于对手的能力和水平,只有达到相当造诣才能做到这点。

很明显,大力兄虽然已经是人类超一流高手,但他毕竟还是人类,他虽然也研习了一段时间狗招,但距离真正的狗狗那还相差很远,因此李襄屏觉得自己有大把余地和对手周旋。

李襄屏就是带着这种想法,投入到下午的比赛当中,他已经做好了艰苦防守的准备。

而在围棋的防守当中,最重要的关键词是什么?李襄屏个人认为是耐心,因此从一开始,他就做好和对手耐心周旋的准备。

然而下午的比赛进程,却稍微出乎李襄屏的预料,他倒是已经做好防守准备了,然而对手却好像忘记了进攻,李襄屏等了半天,一直等到下午接近3点,等到局已经过了100手,他预料中的攻势根本就没到来。

李襄屏最开始还有点奇怪,因为这完不是古大力的风格。

只不过见到比赛中的对手小心翼翼,几乎所有的下法都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李襄屏渐渐有了明悟,他突然觉得有点好笑:

李襄屏相信,对于今天的比赛,大力兄肯定是做过相当充分的准备,他可能都设想过很多种可能。

然而自己今天的下法,那应该就在他的意料之外了。

而这种对古大力来说的意料之外,很可能就直接闪了他的腰。

他可能从上午开始就疑神疑鬼了,进而开始患得患失了,这才导致他高度戒备如临大敌,生怕中了自己的什么圈套或者阴谋。

那么在这种状态之下,最容易下出那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招法。

而在今天,就在下午3点钟之前,大力兄几乎所有的招,都是这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下法。

李襄屏心里暗叫可惜,他心说早知道对手会这样来,那自己就应该更早转换思路了,不然也不会这都120多手棋了,棋盘上竟然还是个均势——-

是的,下到126手棋的时候,棋盘上的确是均势。

至少李襄屏自己认为是均势,目前棋盘上的形势难分优劣,谁也谈不上什么优势。

因为古大力的棋虽然没什么亮点,几乎每一步都平凡朴实,没有缺点也没有优点。

然而李襄屏自己也是立足于防守,他从下那步“分投”开始就立足于防守。

既然是立足于防守,所以他的每一招,其实同样是平凡而朴实。

既然两个人都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你不下出个均势才怪。

这一切,直到大力兄的第127手出现。

下午3点40左右,当他的这步棋刚刚出现在棋盘之上,李襄屏当时就坐直了身子。

仔细计算了10分钟之后,李襄屏心里暗自感慨,他心说自己练习这么长时间让子棋战法,虽然留下一定的后遗症吧,但好处也是显然易见。

让子棋最大的好处,就能培养棋手的嗅觉,增强棋手捕捉战机的能力——

这种情况当然也很正常,当你在下让子棋,由于从一开始你就处于巨大劣势,甚至从第一步棋开始,你就要思考如何在石头上长草的问题。

既然这样,在经过长时间这种训练之后,捕捉战机的能力当然就容易提高。

而就在现在,李襄屏凭借培养出来的这种能力。

比以往好像更加强悍的捕捉战机能力!他第一时间就觉察出黑127的问题了。

然后通过细算,他对此确认无误,古大力的这步失误虽然很隐蔽,局部也不会产生太大的损失,是那种如假包换“不经意的思维”。

然而对于李襄屏来说,他认为仅仅这一个失误,对自己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唉~~~大力兄啊大力兄,看来你的第一个世界冠军,这次好像并没有到来…….”

下午3点55分左右,李襄屏落下局第128手。

这是决定性的一手!

这一手棋,应该能决定本届“富士通杯”.的归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