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kdspapp苹果下载

林逸最近不在南城,微安也请了假去陪他,陆慎很自然地在林家住下。

温静刚给他安排好一间客房,哥哥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歆歆刚睡下了,晚点再打来吧。”温静穿了件宽松的毛衣,头发部扎起来。

林逸低低的笑声从手机里传来,“除了歆歆我不能关心吗?”

温静故意露出不满的语气,“哼唧,当然是能的,不过我没想到真的舍得留温歆在我身边。”

“嗯,这一次不能带着她,而且她喜欢黏着。”

温静皱了皱眉,好久都没说话。

这个孩子是微安的,只是微安并不知道,她也不懂她和哥哥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

两个人虽然是在一起了,但很多时候其实还是很别扭。

“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微安?”

“怎么,迫不及待要回去慕煜行身边了?”林逸调笑道。

“我巴不得温歆是我的亲生女儿呢。”温静嘀咕着。

居家小美女清晨唯美高清写真图片

没有人知道,她比谁都更想要一个孩子。

“还有什么事要交代?”

“这一年来追的人也不少,包括余景焕,就没有一个喜欢的?”

温静垂下眸子,轻轻地笑道,“没有。”

“还忘不了他。”

“慕煜行吗?”温静的语气依旧是淡淡的,“是有点忘不了,他本来就是完美得无可挑剔的人,现在我的眼光都因为他变得很高了,但未必就是我没放下他。”

“连陆慎都看不上,眼光得多高?”

温静撇撇嘴,“他一点诚意都没有,除了因为我是妹妹,喜欢的人又不是我,跟我的眼光可没关系。”

她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林逸这一年来也算是挺了解温静了,几句话就能摸清她的心思。

“小静,我不会劝。”林逸淡淡地道,“要是觉得他还是最好的话,玩玩也没关系,我觉得身边的好男人不少,不过还是觉得他是最好的。”

她觉得他是最好的吗?

温静扯了扯唇,笑意散漫。

从离婚的那一刻之后,她是真的没想过要谈爱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情。

温静眨眨眼,“哥,说得好像也挺对的,之前我太忙了,不然……我试试跟其他男人谈爱?”

林逸意外地挑了挑眉,“的年纪的确不小了。”

“要是陆慎找我麻烦的话,会保护我吗?”

“我什么时候没保护了?”

这一年来,他一直都是把她护在心上的。

“我是觉得我跟他是有协议约定的,要是我出轨了,他会恼羞成怒吧。”

“放心,他是个理智的人。”

……

南城酒吧。

厉南城和向弘相视一眼,然后又看了看慕煜行,最后只剩下面面相觑的表情。

“我说,们不是都离婚了吗?她结婚了还有了个女儿,别太伤心了。”

厉南城作为过来人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今天陪着慕煜行不醉无归了,出来的时候都没让周冉在身边。

毕竟本来滴酒不沾的男人也不是第一次为那个女人买醉了。

慕煜行坐在单人沙发上,整个人几乎是陷在了黑暗里,一只手把玩着手机,肩膀靠着沙发后背,漫不经心地看着舞台上的年轻女孩,深色的眸子毫无波澜。

桌子上的酒都端上来了,但他一点要喝的意思都没有啊。

向弘也搞不懂今天慕煜行是怎么了,不由地开口问,“煜行,不喝酒吗?”

来酒吧不喝酒,他来干什么?

“不喝。”

厉南城同样很不解,“我们不喝酒,来这里干什么?”

要不是看他双重失,他会放着自己好好的老婆不陪跟他来这里?

慕煜行终于是给了他一个眼神,“来看跳舞,不是说这里的都很正点吗?”

厉南城看了眼台上那些穿了跟没穿差不多的女人,的确是挺正点的……

他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过来就是为了看她们?”

“嗯。”

厉南城当即就忍不住了,“那自己一个人看啊。”

叫上他们干什么?

慕煜行的表情带着几分深沉,“我寂寞。”

厉南城:……

向弘:……

他们还是待着吧,温静可真是把他伤得够深的,竟然让慕煜行对这种档次的女人都感兴趣了。

本来以为他只是随口说说的,没想到一个小时后向弘和厉南城惊讶地发现慕煜行真的是一眨不眨地看着舞台上跳舞的女人,很专注,很认真。

向弘觉得自己还是要“开解”一下慕煜行。

“哥们啊。”

“嗯。”

“那女人漂亮吗?”

“不。”

“跳的好不好?”

“不好。”

“喜不喜欢?”

“不。”

向弘为难地皱起眉。

顿了顿,他又问,“怎么今天就想看他们跳舞了?”

“不想工作。”

“那干嘛要来这里?”慕煜行看从来就不是喜欢来酒吧的人。

“这里人多,热闹,够吵。”

向弘和厉南城再次相视一眼,“以前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地方。”

“太安静回想起温静。”

他依旧是一眨不眨地看着舞台,语调很平静,“以前是不知道她在,现在知道了她在,我怕会忍不住去找她。”

厉南城觉得自己好像吃了柠檬,酸死了。

想着这男人可真特么矫情啊,正想着,向弘忽然咦了一声。

“那不是温静她老公?”

他的语气很意外很震惊,“他旁边的女人是谁?”

闻言,慕煜行平寂的脸上终于是有了些反应,顺着向弘的视线看过去,酒吧的光线很暗,但是那个俊美的男人和妖娆的女人还是轻易就能看到。

是陆慎。

他似乎是很生气,那个女人是背对着他们的,但慕煜行轻易就认出来了,是那一次潜入了他和温静吃饭的地方的那个女人秦溪。

“他们在干什么?好像有奸情?”厉南城心直口快地说着。

慕煜行的脸色已经是阴霾密布了,眼神深沉凛冽,狠厉地看着那一男一女。

向弘劝说的话还没说出来,他已经站起来了,眼前忽地一道熟悉的身影经过,向弘只觉得可真够狗血的,“煜行,温静来抓奸了。”